最新公告: 欢迎光临ag电投!
ag电投
联系我们

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

电话:401-234-5678

传真:0123-12345678

手机:13800138***

邮箱:admin@yourweb.com

ag电投

首页 >> ag电投

B站的成长烦恼与破题势能

文章来源:超级管理员 更新时间:2022-08-12 02:19:48

  B站的成长烦恼与破题势能2022年7月26日,中篮联(北京)体育有限公司(下称CBA公司)诉其盗用赛事版权,索赔4.06亿。

  2019-2020 赛季,CBA 官方授权的新媒体赛事版权合作伙伴共三家:咪咕、腾讯、优酷。B 站并不在列。

  据悉,B站一共被取证到281个涉案CBA视频,涉及167场CBA比赛;此外还有赛事集锦类视频共416个,时长折合54场CBA比赛。

  侵权即违法,4亿索赔多不多暂且不论,索赔本身是合理的。同样是今年7月,NBA 体育赛事直播权益**案胜诉,“人人体育”网站及App未经授权盗播违法,腾讯获赔812万元。

  2021年12月,B站获得英格兰足总杯2021/22-2023/24赛季连续三年的中国大陆地区数字媒体独家版权,并将全程“免费”直播赛事;

  更早的2020年8月,B站和拳头游戏合作官宣,拿下英雄联盟中国大陆地区2020-2022连续三年的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。

  大手笔投入,意味着B站大展身手、长远布局的决心。而上述侵权索赔,无疑当头一棒。

  还要从模式说起,作为内容平台,B站生存核心正是PUGV内容(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),重点即“二次创作”,通过解说、配音、音轨、剪辑等手段对原素材重新包装。从成龙的“DUANG”,到雷军的“Are you ok?”,这些爆红梗、大流量都源自“二创”。

  但不是所有二创原素材,都经过了原作许可,由此PUGV内容一直处于版权争议风口,此次亿元索赔亦暴露出B站的版权痛点。

  对于侵权风险,招股书曾直言,由于上传视频众多,B站可能无法识别所有的侵权视频。这一方面会导致面临潜在的诉讼,另一方面也会给管理带来沉重负担。

  据央广网报道,2014年至2016年间,B站实体运营公司:上海幻电信息科技公司和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先后遭超20起版权纠纷的相关诉讼。

  2018年,跻身上市公司后,B站收到的版权纠纷起诉量更迅速增加,腾讯、爱奇艺、优酷、乐视等都是原告席上的常客,甚至还有小红书身影。

  企查查数据显示,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的开庭公告高达上千条,案由主要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及著作权权属、侵权纠纷,身份多为一审被告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2021年6月起施行的新《著作权法》,将直播、短视频等视听作品纳入到法律保护范畴,侵权不仅可涉嫌犯罪,还面临权利人巨额赔偿。

  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,B站内容成本分别为5.43亿元、10.02亿元、18.76亿元。2021年增至26.95亿元,增速之快肉眼可见。

  2022年Q1发布会时,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表示:“PUGV内容依然是B站社区持续发展的核心动力。”

  问题在于,面对可谓“浩如烟海”的版权内容,很多时候还是“力不从心”,不然怎有屡屡中招。

  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,B站是不少年轻人的精神家园,PUGV是留住用户的立身之本、社区文化的迸发之源,却又不得不面临极大风险。

  B站投入了越多越多成本,也带来较大财务压力,但成效仍不算太尽人意。伴随体量成长,如何平衡风险、收益,把控合规性是一持续考题。

  不算夸言。想要把住风控线,就不得不在审核环节增加强度。2022年初,B站一位审核员工高强度工作猝死,亦让公司陷入舆论危机。

  为此,B站迅速推出两项举措:**,扩招审核人员,2022年增加招聘1000人;第二,加强关注审核员工的身体健康。

  责任之举,可圈可点。然成本之压也肉眼可见。而上述缠身的侵权纠纷,意在提醒:版权问题,仍是B站“放开手脚”做内容、突破成长的一座大山。

  穿越版权风波,作为中国最大的ACG社区,二次元文化的潮起潮落,让裹挟其中的B站实在有些身不由己。

  原定7月17日在南京举办的二次元文化活动被紧急叫停。据悉,此次网络售票平台为B站,在全国20个城市举办21次。

  自然,影响不会小。据新浪游戏7月27日消息,bilibili会员购显示,近日全国各地大量漫展陆续宣布延期或取消。据统计目前取消、延期漫展已超60个。

  “夏日祭”可说是一个标准的日本本土节日。随着日本二次元文化发展,夏日祭也成为动漫产业发展的重要呈现平台。

  但浓郁的日本风,加之“祭”的中文语境,无疑暗含风险。更扎眼的是,活动举办地点为南京遇难同胞纪念碑附近,时间又“恰好”临近二战投降日。甚至有评论指责B站“亵渎民族感情”。

  作为美股、港股双重上市的知名公司、无数年轻人的精神图腾,商业化之余,在历史大义的敏感性方面,B站是否应更绷紧、更严谨一点?

  不算夸言。更深一度看,一定意义上说,与日本文化关系“紧密”的二次元,正是B站文化的根基。那么,成败皆萧何,未来成长是否也因此受限呢?

  事实上,B站早已意识到“局限”。上市后的破圈动作从未停止,比如2020年5月“后浪”短片成为热点话题,堪称现象级营销事件。

  再如2021年的跨年晚会“拜年祭”,最终改成“拜年纪”,活动中二次元内容缩减,“去二次元化”之心昭昭。

  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,为追求更大蛋糕,B站已摘掉“二次元社区”这一小众标签,首页、分区的强硬改换、推荐机制的多元“升级”……种种扩容努力值得肯定。但也引发一些老UP主和老用户的不满,“B站变了”呼声背后,如何让老粉更好接受、如何调性切换更加丝滑是一迫切考题。

  的确。破圈守圈间来回拉扯,二次元仍是B站难以剥离的一部分。而泛二次元的社区文化,也造就了B站对内容的依赖性,除了买版权,更需激励UP主的原创能力。

  例如“百大UP主评选”活动,可谓一张王牌。丰富多元的内容,有助营造更好的平台生态,进而黏住流量。

  只是频频翻车事件,也意味着永远无法把握“风向”。“机智的党妹”,因民族感情事件退网;“朝烟今天唱歌了没”当选百大后被爆母亲为“老赖”,退出评选;科普区百大up主“回形针”团队,因立场问题被封禁……

  随着平台用户、创作者增多,内容阵地的纯粹性、合规性更显敏感,B站可有最优解、最终解?

  财报显示,2021年B站总营收增速62%,全年经调整净亏损却扩大111.54%,收入增幅远不及亏损增幅。

  最新财报显示,2022年一季度,B站营收50.54亿元,同比增长30%,创3年来最低增速,环比上季度的57.81亿元下滑12.57%;而经调整净亏损16.55亿元,同比扩大85.7%。

  拉长时间维度,2019年、2020年和2021年营收67.78亿元、119.99亿元和193.84亿元。同期净亏12.89亿元、30.12亿元、67.89亿元。短短3年,B站亏超110亿元,堪称吞金兽。

  要知道,2022年一季度,连亏12年的爱奇艺都实现了首次盈利。留给B站的时间还多吗?

  “B站有信心通过提升变现率和控制运营费用,在2022年达到全年non-GAAP(非公认会计准则)运营亏损率同比收窄,中期目标于2024年实现盈亏平衡。”

  2022年3月,B站首席财务官樊欣给出时间表。并表示在保持用户增长前提下,战略重心将侧重加速商业化进程,进一步降本增效。

  只是,从上述扩大的亏额、索赔风波看,“降本增效”难度几何?盈亏平衡目标好实现么?

  诚然,在喊出2022年扩招千名审核人员的同时,B站也多次传出裁员消息。据财新消息,多名员工证实,B站自5月中旬开启一轮裁员,主要集中在游戏和商业化业务。

  众所周知,增值业务、游戏、电商、广告是四大支柱,不过近年来结构亦有变化。

  游戏业务原为收入“顶梁柱”,然营收增速呈放缓态势,2022年Q1增速仅16%,总体收入占比从此前的近八成降至26%。究其根本,受行业环境、政策法规等影响,游戏市场不确定因素增多。

  广告收入,2022年Q1增速46%,咋看好了不少,然相比2021年同期的234%,堪称断崖式下降。

  背后,与疫情干扰、经济新周期、监管加码等因素有关;也与竞争愈发激烈,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等攻势逼人有关。

  由此,电商业务被赋予重任。遗憾的是,其营收增速也从2021年 Q1的230%急速下滑,到2022年Q1电商及其他业务同比仅增16%。

  唯一欣慰的是,增值业务表现不错。直播及大会员等业务贡献了2022年Q1的核心收入来源,达到20.52亿元,较2021年同期增长37%。

  当然,这也是负重前行。2022年6月20日,B站低调运行了收费视频模式,不少用户表示理解肯定,但也不乏定价过高、收割韭菜、内容原创度不足等质疑声。

  如UP主“勾手老大爷邓肯”正式对外推出付费视频合集“世界十大未解之谜”,收费30元,平均一集3元。引来一些用户不适。

  B站资深用户小吴对铑财表示,B站目前已有大会员的付费制,对UP主亦有充电打赏。大会员后又出现“付费观看”,那么开会员的意义还有多大。

  “况且很多UP的素材也都是整合来的,抄了YouTube、援引热门影视剧,而且基本没有付费。这样的产出没有值得单独付费的价值感。”

  风波中邓肯的亦坦言,B站付费视频的路走歪了。虽短期增加收入,但损害了UP主与用户间的信任关系,破坏了社区粘性。

  事实上,包括抖音、爱奇艺在内等众平台均开放了付费功能,为啥内容付费在B站水土不服?

  或也不难理解。迄今为止,全球没有任何一视频平台能成功在PUGC上实现“单项付费”。B站勇气可嘉,也意味着路远且艰。

  不禁疑问,都说得年轻人者、得天下。坐拥无数优质年轻粉丝,B站商业化、实现盈利为啥这么难?

  行业分析师于盛梅认为,或与B站文化基因有一定考量。年轻用户、免费文化和高活跃度二次元社区,天然排斥广告存在。UP主“恰饭”被粉丝严格要求。亦折射出广告类变现的艰难。

  的确,遥想2014年,B站创始人徐逸公开表示:“bilibili的正版新番永远不添加贴片广告”,而CEO陈睿也曾在知乎发帖称,“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,但绝不会变质。”

  如月活及增长,依然是优等生级存在。截至2022年3月底,B站月均活跃用户约2.94亿,逼近3亿大关,日均活跃用户7940万,同比增长32%。单个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增至95分钟,创下新高。

  目前首页信息流中,大约每10条视频中就有3至4条竖屏视频,体验与抖快相似。

  据东方证券7月15日发布的研报统计,B站Story-Mode的平均时长1.22分钟,相比中长视频更接近短视频时长。

  2022年一季报通稿称,相对于图文广告,竖屏广告的沉浸感更强,转换效率更佳。未来,B站还会通过优化算法和产品能力进一步提升广告效率。

  管理层“焕新”同样受瞩目。据晚点LatePost报道,B站近期连续进行组织架构调整,涉及多个核心业务部门与六位业务负责人。35岁以下年轻高管“上位”,未来将扮演主营业务突破的核心角色。

  根据调整方案,动画内容部、影娱内容部、OGV事业部的相关部门将共同组成B站的 “大动画版块” 与 “大娱乐版块”,统一运营旗下的PUGV视频(用户原创、二创)与长视频(影视娱乐版权)内容。

  陈睿强调,过往B站将精力五五分配到收入增长和用户增长上,而在2022年,收入增长将是更重要任务。而2021年2月,其宣布:到2023年底用户达到4亿的目标。

  新模式+新团队+大目标,无需赘言,B站野心勃勃、亦活力韧性十足。意在规模速度之余,更夯实发展质量,不缺期待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曾被B站寄予厚望,志对标抖音短视频的“轻视频”,因表现低迷,已宣布2022年6月30日停运下线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B站不乏动作、看点。而能否大力出奇迹,依然考验战略眼光,发力精准度。

  财经号声明:本文由入驻中金在线财经号平台的作者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中金在线立场。仅供读者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同时提醒网友提高风险意识,请勿私下汇款给自媒体作者,避免造成金钱损失,风险自负。如有文章和图片作品版权及其他问题,请联系本站。客服咨询电线

  您还需要支付0元我已阅读《增值服务协议》确认打赏1鲜花=0.1元人民币=1金币打赏无悔,概不退款

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ag电投 版权所有 ICP备********号-1